逆勢“招兵買馬” 彰顯銀行與醫藥牛股基因

行情要聞 · 2019-10-16
恒瑞醫藥、立訊精密和貴州茅台等都是今年以來的牛股,也是近三年多來持續大比例擴充員工隊伍的公司。這些牛股似乎在印證股價與擴招員工之間的某種正相關性。
當然,也不是所有公司在擴大員工隊伍後就迎來股價上漲。否極泰基金經理董寶珍對記者表示,一定要拆解新增員工的結構以及人均産出值情況,由此來發現公司真實價值。“僅就銀行業來說,雖然許多銀行的員工都是增長的,但有巨大差異。”同樣,小豐私募基金經理張小豐也對記者表示,雖然仿制藥的銷售人員需求在逐漸弱化,但創新藥需要大量研發人員和銷售人員,因此醫藥龍頭的員工數量總體在走高。
銀行與醫藥的“裁員”與“擴招”
據記者統計,2016-2018年員工總數增長幅度超過15%,市值超1000億元的個股(見表1)共31隻。這31隻個股的中位數漲幅達到63.02%,而同期滬深300指數的漲幅不過28.70%,其中牧原股份、中公教育、立訊精密位列漲幅前三位。 分行業來看,在銀行業,自2015年以來,以四大行居首的工商銀行為例,其員工人數由2016年的46.17萬人降至2018年的44.93萬人,農業銀行、建設銀行也有類似情況。但招商銀行、甯波銀行則出現了員工人數的逆勢擴張,前者同期由7.05萬人增至7.46萬人,後者同期由1.16萬人增至1.37萬人。
對此,職業投資人翁開松認為,員工總數的增長是公司業績的重要參考指标,是公司業務擴張的“鋪墊”,但也要充分考慮公司所處的階段。“‘四大行’與股份制及城商行在業務規模上存在差異,這導緻其所采用戰略的差異。‘四大行’自2015年開始推動從‘大’到‘又大又精’的轉變,導緻其員工數量出現了減少。”
但接受《紅周刊》采訪的董寶珍對記者表示,不能單純從員工人數的絕對規模去推導公司經營層面的變化,而是應該深入研究其人員結構以及人均産出的價值,這在不同行業有較大差異。“相比高科技企業,2018年茅台員工學曆在大專及以下的人數為21919人,占比82.5%,但茅台在人均産出上要超過絕大多數科技公司。”
因此,員工總數的變化,要與員工結構變化、公司所在行業等因素綜合考慮判斷:員工增長對公司究竟意味着什麼。
同樣,在“4+7”帶量采購等政策組合拳的沖擊下,仿制藥對銷售人員的需求将逐漸弱化,甚至可能不得不削減。但創新藥又是另一種情形,張小豐對記者表示,創新藥不僅需要大量研發人員,還需要大量的銷售人員,在這一過程中一些企業将采取内部“消化”的措施,即将仿制藥銷售人員轉為創新藥的銷售人員。
招行和甯波銀行走在前面  四大行員工數量穩中有降
據記者統計,2010-2015年絕大多數銀行的員工總數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增長,但在2015年後走向分化。原因之一是“機器換人”等技術的發展增加了銀行優化人員配置的空間。董寶珍對記者表示,國有大行在營業網點的覆蓋率上已經沒有太大增長空間,随着移動支付的興起,新設網點及ATM機在使用頻次上可能會有所下降,因此其對人員的需求量已經不多了。翁開松也持類似觀點,其表示,四大國有銀行開始逐步削減員工總數是表象,核心是在中國經濟放緩的大背景下,對銀行組織效率、服務質量等要求逐步提高。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招商銀行、甯波銀行等銀行快速崛起、人員數目極速增長。董寶珍對記者表示,可以看出他們正在擴張,包括網點數目及覆蓋區域,而體量較小的銀行在擴張的潛力上相對較大。“相比之下,股份制銀行比城商行有更高的天花闆”,他進一步解釋說,股份制銀行可以在全國發展業務,但更依賴其管理水平,而城商行在跨區域經營上受限,更依賴于區域經濟。
與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相比,甯波隻能算小城市,但如今甯波銀行的市值達1517億元,超過北京銀行(1156.52億元)和上海銀行(1358億元)。翁開松對記者表示,客觀上講,浙江地區的民營經濟較為發達,“企業家”氛圍濃郁,獨甯波地區就擁有接近100家上市公司;從經營層面,甯波銀行常年保持穩健的增長,這與其保守的風控政策有關,如2018年甯波銀行的撥備覆蓋率就高達521.83%,排名銀行業第一。不過,翁開松也指出,目前監管部門規定,銀行撥備覆蓋率基本标準為150%,過高的撥備覆蓋率有“隐藏”利潤的嫌疑。
另外,招行和甯波銀行“招兵買馬”時也願意付出更高薪酬。從銀行闆塊員工人均薪酬來看,招商銀行以57.71萬元排名第一,甯波銀行則以46.99萬元排名第三。相比之下,工商銀行等大型銀行則僅為26萬-28萬元,幾乎“墊底”。從學曆結構上,招商銀行碩士生占比19.23%,排名第三;甯波銀行的本科生占比居于首位。
董寶珍對此解釋稱,金融行業是一個智力密集型行業,需要培養和維護足夠多的專業人才,較高的員工薪酬一般可以反映銀行較強的競争力。而大型國有銀行有一定的曆史包袱,在人員結構上存在冗餘,因此人均薪酬較低。翁開松認為,銀行薪酬與員工存在相互選擇的關系,如果員工有更多的客戶資源且能夠創造更多的價值,他理應獲得更多的報酬。
今年以來,招行和甯波銀行領漲銀行闆塊,股價不斷創新高。同時,截至10月10日(下同)收盤,這兩隻股票的市淨率(PB)分别為1.66倍和2.17倍。相比32家銀行上市公司中有20家破淨,其中華夏銀行市淨率僅0.6倍的狀況,招行和甯波銀行溢價明顯。
對此,董寶珍認為招行和甯波銀行确實不錯,但他強調銀行存在闆塊低估的情形,“銀行的資産主要由現金和物業組成,資産質量較有保證,而市場給予銀行股極端低估的價格實際是犯下了大錯。長期虧損的ST股的PB都不低于1,銀行股PB怎麼低于1了呢,這正常嗎?
恒瑞醫藥員工結構持續調整中  研發投入不斷加碼
在醫藥闆塊,據記者統計,從員工總數來看,恒瑞醫藥由2016年的12653人增至2018年的21016人,增幅66.09%。從員工總數方面來看,恒瑞醫藥隻排行業第三位,不過其研發人員占比、本科生人數占比等指标處于領先位置。(見表2)但恒瑞醫藥股價卻是一騎絕塵,領導醫藥闆塊。 事實上,恒瑞醫藥的“招兵買馬”還在繼續。一位即将于2020年應屆畢業的碩士研究生參加了今年9月26日恒瑞醫藥于中國藥科大學舉行的招聘會,她向記者介紹說,“他們(恒瑞)今年預計要招3000名科研人員,5000名生産和銷售”。經記者問詢後得知,此次招聘的工作地點主要為北京、上海、蘇州和南京,同時薪酬也出現了明顯上浮,由去年平均7000-8000元/月漲至今年12000元/月以上。從參會的熱度上,她對記者表示當天至少有300人到場,“面試很難通過,特别是科研類,我們學院去年才進了2個”,她說道。
記者從招聘網站看到,恒瑞醫藥今年以來已在全國範圍内舉行多場招聘會,包括北京大學、華東理工大學、南京大學等,需求崗位涉及研發體系、臨床體系等。
衆所周知的是,“4+7”集中采購政策等一系列政策組合拳,正帶來醫藥行業的重大分化,重銷售不重研發的企業将越來越生存困難。從恒瑞來看,2018年其銷售費用達64.64億元,占總收入比例達37.11%,是同期研發費用的2.42倍,恒瑞當年研發費用為26.70億元。同時,2018年恒瑞有銷售人員12175人,占比57.93%;有研發人員3116人,占比14.83%。“這個數字并不算離譜”,張小豐說,其表示大部分藥企的銷售費用是高于研發費用,從恒瑞銷售費用與研發費用的比值來看,出現了逐年下降的情況,其主要原因是恒瑞加大了研發的投入。
海宸投資醫藥行業研究員陳茜茜向記者表示,相比同業,恒瑞醫藥的銷售與研發都比較強勢。另外,恒瑞内部銷售人員結構也在調整中,陳茜茜介紹說,“以前我問過公司(恒瑞)的人,他們的說法是不會大規模裁員(仿制藥銷售人員),可能會控制人員招聘的速度”。陳茜茜表示,這批銷售人員未來可能會轉崗,而創新藥仍然需要大量銷售人員。

文章推薦:

錦州銀行年報“難産”屢被推遲 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因何明顯上升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辜勝阻:大量死而不僵上市公司降低了中國股市含金量

棱鏡丨A股“入摩“權重增至20% 創業闆也将納入

璧峰浜庢媴淇濓紝鍙戝浜庣璧侊紝鍏堥攱鑸墊墜寮犳尟鏂闆姝誨紓涔璇佸埜瑕侀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