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電子煙産業鍊:品牌商裝“孫子” 代工廠是“大爺”

行情要聞 · 2019-10-09

當下,電子煙行業可謂炙手可熱。前有IDG、源碼、真格等頂級風投,後有同道大叔創始人蔡躍棟、錘子科技羅永浩等大咖殺入。

衆多投資機構和互聯網大佬都已經盯上了這一塊蛋糕。就在9月29日,又一家電子煙品牌NUT堅果宣布已完成由創享投資領投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過去一年多時間,業内湧現出成百上千家電子煙企業,光是在深圳,他們就貢獻了全球電子煙市場90%的産能,這麼多品牌湧進來,代工廠明顯供不應求 許多品牌商甚至要絞盡腦汁去 讨好 代工廠,為的就是 争奪 有限的産能。

強勢的代工廠

相比手機廠商會選擇自建廠線的方式,電子煙更多的是選擇代工廠。

的确,建供應鍊需要錢,需要人才,需要很強的全産業鍊整合能力,新晉品牌能否做到既抓生産研發同時又把品牌與渠道抓好,是個巨大考驗。

用電子煙品牌喜霧CEO陳敏的話來說,若選擇自建工廠,效率、成本各方面顯然沒有什麼競争力,這樣來看,你為什麼不能站在别人的肩膀上發展呢?

由于電子煙本身門檻不高,此前在深圳、東莞做LED,生産手機零部件的工廠改做電子煙,并沒有什麼難度。但一時間,這麼多品牌湧入,僧多肉少的局面讓代工廠越發強勢。

據悉,現階段而言,電子煙代工廠甚至會挑品牌、挑客戶,不少代工廠是非知名品牌不合作,甚至在賬期上也會向品牌方提出諸多要求,例如有的代工廠是收到定金甚至全款後才肯開工,品牌付足餘款後才能提貨。

首先要他們(代工廠)對你的品牌和公司信任,對你想選擇的産品,或者你自己做的産品方案,他認為是可靠的,而且對他來講,不僅僅是說能夠實現,最好是對他的能力能夠提升的品牌。所以在工廠選擇的時候,你會發現為什麼這些工廠隻選擇了這些品牌,這是因為這些品牌有成長潛力,所以他們願意支持你,跟你一起幹。 陳敏這樣解釋。

這種處于強勢的地位也讓不少代工廠賺得盆滿缽滿。也因此,許多手機供應鍊企業都想 跨界 到電子煙,此前長盈精密就在2019年半年報中表示,公司已經取得了知名電子煙品牌JUUL電子煙的供貨資格,這也就意味着,長盈精密成功打入電子煙産業,成為電子煙代工領域一員。

從資本驅動到技術驅動

陳敏認為,現狀下,也不能完全依賴于代工廠,品牌商仍然要自己建立相關的供應鍊庫和研發團隊。 無論是對産品的設計、結構方案、霧化器的材料選擇,都要以我們為主,由我們來進行主導。

這種與現實有些背道而馳的做法,也讓陳敏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光是了解供應鍊情況,他就花費了8個月時間,甚至在中間,也出現過更換代工廠的情況,代工廠老闆直接向其抱怨說幫他們做太難,因為整條線的技術、設備都要重新研發。

誰不想擁有自己的供應鍊?這樣在産能方面就不再受制于人,産品的更新疊代周期也能縮短,但現在代工廠如此強勢,切入時機合不合适另說,有沒有資金實力和人才儲備才是最重要的,沒有的話就隻能暫時被他們(代工廠)牽着鼻子走。 有從業者這樣向記者感歎。

當然,電子煙代工廠簡單做也有簡單做的方法。比如說,從不少工廠的産品庫裡面挑一個工模,改一下顔色,或者改一下表面,便能成,這也是目前代工廠做電子煙最快的做法。

但随着行業發展,尤其是電子煙國标與電子煙立法監管越來越近,行業終将迎來監管,這意味着合規成本将提高,代工廠對品牌美譽度的影響也會逐漸暴露,比如品質不可控、産能受限以及産品疊代更新周期長、漏油嚴重等問題,這些關鍵環節上,若品牌沒有太大掌控力,久而久之,就會對品牌構成制約。

賽馬資本董事長劉冰雲表示,因有太多資本進入,電子煙肯定會進入到泡沫階段,目前來看行業仍然缺乏一定的核心競争力,看不到特别高的技術門檻,除了少數幾個,也沒有特别成規模的大品牌出現。大部分公司目前還是停留在制造加工這個階段,想做品牌一定要有技術。

不可否認,電子煙快速發展,資本的驅動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但這其中,技術的驅動也有着不容小觑的力量。

陳敏以美國市場舉例,在尼古丁鹽這個技術誕生之前,雖有60%的煙民接觸過電子煙,但是轉化率隻有6%。但是在尼古丁鹽技術發明之後,整個轉化率翻了5倍,這說明其中還是有技術的驅動。

從資本驅動轉向技術驅動,或許是中國電子煙下一步要走的路。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現在市場上不少知名電子煙開始打出 技術牌 ,比如悅刻電子煙,聯合麥克韋爾建立了全球規模最大的電子煙專屬工廠,成立了超過150人的品質供應鍊團隊;比如喜霧電子煙,在美國矽谷成立了實驗室,專門針對煙油和下一代尼古丁技術進行研發。

陳敏曾是TCL集團通訊智能應用事業部總經理,也曾是香港第一家機器人上市公司 超人智能 的高管,他認為,當下電子煙的發展階段和當初的智能手機相似。

的确,十年前智能手機産業剛興起時,那時候,有許許多多的國産手機廠牌,波導、夏新、熊貓 如今電子煙産業的現狀,跟當年的智能手機産業如出一轍。

陳敏表示,目前供應鍊門檻相對不高,大家都能拿到比較基礎的産品去賣,但到最後活下來的恐怕就隻有那麼寥寥幾家,唯有在産品和技術上持續投入,才能在消費者中建立品牌影響力,才有可能活到最後。

肯定要有自己的核心專利才能有真正的壁壘,被淘汰的産品,可能不隻是因為國家監管、市場更規範而被淘汰,還有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夠而退出市場。 陳敏說。

文章推薦:

錦州銀行年報“難産”屢被推遲 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因何明顯上升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辜勝阻:大量死而不僵上市公司降低了中國股市含金量

棱鏡丨A股“入摩“權重增至20% 創業闆也将納入

棱鏡丨什麼樣的企業能上科創闆? 證監會放權,上交所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