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老闆不知放映音樂侵權 594元沒還上了失信“黑名單”

金融動态 · 2019-11-13
593.55元沒還上了失信“黑名單” 侵權被執行人當場用現金支付執行款 原告收到執行款後打了收據

“歌廳設備裡面播放的歌曲都是技術人員做進去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法。”

“通過這次法院的審判和執行,你現在知道使用他人作品版權要付費的道理了吧?”

“是的,以後會注意。”

這是武漢中級人民法院執行法官對被執行人青山區某歌廳負責人程某的訓誡。

11月12日,武漢中院公布:自10月開展“知識産權系列案件專項執行行動”以來,僅用了兩周時間,武漢中院共對500餘件知識産權案采取專項執行行動,共執行賠償款20餘萬元。

歌廳老闆放映侵權音樂成被告

遭法院強制執行

10月14日上午10時,長期不履行生效法律判決的青山區某歌廳負責人程某懾于法院強制執行壓力,主動來到武漢中院,當面向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以下簡稱“音協”)工作人員支付賠償款13000元。

武漢中院執行實施處相關負責人當場對程某進行了訓誡。

當日下午4時許,武漢中院出動兩名執行幹警、5名法警,趕赴洪山區卓刀泉附近一KTV現場執行。由于該KTV法定代表人李某長期不露面,執行法官胡怡江表示,将李某納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限制其高消費。

武漢中院知識産權法庭法官蔡晶晶介紹,青山某賓館及歌廳和洪山某KTV公司,因未經“音協”的許可,擅自播放、放映著作權人的音像作品,武漢中院判決上述被告立即停止放映侵權音樂,賠償“音協”共計22000餘元。

判決生效後,三被告未主動履行生效判決确定的義務,“音協”向武漢中院申請強制執行。執行幹警依法向三被告送達了執行通知書、報告财産令,但三被告總覺得播放音樂非偷非搶、不是違法,懷着僥幸心理,沒有向法院申報财産,企圖逃避法律履行義務。

随後,法院執行幹警通過網絡查控系統向金融機構、車輛登記部門、證券機構、網絡支付機構、自然資源部門等發出查詢通知,查詢被執行人名下的财産。對部分有财産拒不執行的被執行人,武漢中院依法采取強制執行措施。

今年10月29日,武漢市文明辦、市法院聯合推出今年第5批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兩歌廳(KTV)老闆因欠600元被列入失信黑名單,并被限制高消費和出境。

侵權拒不執行法院判決

因小失大後果很嚴重

“音像制品知識産權侵權案件的執行,比起其他民事案件的執行更有個性化特點。”武漢中院執行幹警肖震宇說,“音像制品知識産權侵權案件多發于小型、非正規娛樂場所,這些私人營運的小歌廳一般沒有法律顧問,如果經營者法律意識淡漠,很容易觸犯法律而不自知,在履行法院生效判決時也不夠積極主動,甚至還會暴力抗拒法院執行。”

洪山一歌城侵犯知識産權,其總經理潘某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被限制高消費和限制出境。此案執行标的僅為593.55元。

因500多元不還被拉進黑名單,将對失信人産生很嚴重後果,執行幹警惋惜地對記者介紹,一旦列入失信人名單,将會對其實施限制高消費行為,比如限制坐動車高鐵飛機,限制住星級酒店,限制貸款等金融活動,不能擔任公司高管,子女不能上高收費的私立學校,不能報考公務員等等,甚至限制出境,嚴重者還會被實施司法拘留,這真是因小失大,法律成本太高,實在不劃算。

武漢每年知識産權執行案件收案逾千件

半數以上可和解

據統計,武漢中院每年知識産權執行案件收案逾千件,占全年執行案件的20%,有标的金額小、案件數量多等特點。約半數以上涉知識産權執行案件被執行人進入執行程序後,在法律的威懾下,能和解履行判決義務。

對于非法使用他人知識産權且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的被執行人,武漢中院重申:法院将依法對其采取限制高消費、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罰款、拘留等強制執行措施,情節嚴重的,将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追究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

文章推薦:

中融新大涉嫌欺詐違規發債 資金去向成謎

一心轉債申購價值分析:又來一個連鎖藥店标的

深圳一催收公司涉暴力催收被查封數百人被帶走 與多家銀行有合作

四大行一年遭投訴5000次!建行最多 浦發去年被罰5億